从此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

Pser/文字患者/涂涂画画

© 尼塔塔
Powered by LOFTER

惆怅

      突然有点惆怅,四年的留学生涯,就恍如梦一场。曾经那么惊慌失措的第一次到那个陌生的城市,曾经惶惶终日担心考不上大学,曾经起早摸黑复习写论文,曾经不敢说话缩在角落英语撇脚,曾经想家深夜哭的不能自已,都成了曾经,一切都是过去式了。

      年岁渐长,度过一道又一道坎,不再害怕而是留恋,manchester成了我第二个故乡,我开始那么熟悉那里的一草一木,街角的红绿灯,上了年纪的红砖房,拥挤的购物街,有点脏兮兮的中国城,我开始能说那家奶茶店在哪儿,好不好喝,也开始给其...

每近夜半,忽而惊起,泪徒我襟。思高堂渐行,痛极而泣,我非圣贤,孰能太上忘情?曾有佛法僧谓我生死亦如木几会朽,川入江海而已,当即颓然。
皆因我勘不破,阮籍痴狂,嵇康绝响,李杜之才,竟成过往。然大才大贤者亦无可长终,微贱之身,岂敢并论,蜉蝣鲲鹏,生灭自由天。
莫向外求,然心入凡俗何以自修,此苦非苦亦苦,是我妄言妄思,悲从中来,一念全因牵挂起,诸佛法僧劝我放下,我独贪此情不能自已,恨我非圣贤,勘不破放不下,一如七苦,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,求不得,罢罢罢。

turning, please

很多东西,没有直接的指导,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,难免会走错路,走弯路。周围并没有人有与我相同的经历,很多东西很难借鉴,然而自己选的,没有办法,不厉害的人,只能一点一点完成目前的事,至于到头来能不能收获点什么,也是未知。如果可以,我想回到很久以前,reshape myself.

so many things that I cannot understand and even I cannot guess. there are such difficulties as barriers to stop me, I know I cannot handle all of them, but like...

ひと 人 ヒト

人は 死んでほうがいい

何が、仕事や家庭など考えたくない

もう 人生は そんな物じゃ?

諦めろう 私達

この世は 天国より地獄だ

多分、そろそろ もう時間だ

先に 行きましょう

丁酉杂诗·其二

梦幽幽,思悠悠,
骤雨浇愁愁不断。
泉淙淙,行匆匆,
重山拂云云不散。
知我彻无寐,晓还明月鞍。
遥遥勿相问,君自如期还。

丁酉杂诗·其一

暮雨芭蕉浓翠新,小池流云浅相映。
去时独披秋夜月,归期自携夏初晴。

无人为伴

一期一会,生无再会;知交难识,书予我朋

1/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