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此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

Pser/文字患者/涂涂画画

© 尼塔塔
Powered by LOFTER

ひと 人 ヒト

人は 死んでほうがいい

何が、仕事や家庭など考えたくない

もう 人生は そんな物じゃ?

諦めろう 私達

この世は 天国より地獄だ

多分、そろそろ もう時間だ

先に 行きましょう

丁酉杂诗·其二

梦幽幽,思悠悠,
骤雨浇愁愁不断。
泉淙淙,行匆匆,
重山拂云云不散。
知我彻无寐,晓还明月鞍。
遥遥勿相问,君自如期还。

丁酉杂诗·其一

暮雨芭蕉浓翠新,小池流云浅相映。
去时独披秋夜月,归期自携夏初晴。

无人为伴

一期一会,生无再会;知交难识,书予我朋

人生苦短

曾有如来遗余音,遗余灵智,遗余生年不知数,道此人间有大美。大美大爱竟如斯,其如雪泥鸿爪,吉光片羽,非仙人之姿不得与,莫留莫忆,叹此为妄不可及,终年自别化尘去。

想看书

不是说简桢写的不好,只是不知为何到了这个年纪,已经不像高中时看书的感觉,看她的文字竟然觉得索然无味,相比起来更爱看那种有味道的书。

就好像简桢,席慕蓉的作品都是纯粹可爱的花裙少女,而现在更想看的作品是那种像穿深色底艳丽花纹的少妇,或者满腹风骚晓知一切却不点破的大叔型小店老板。


因为看惯了人情冷暖,所以更世俗些,沉醉在世俗的风花雪月之中,目前喜欢阅读这样的作品,顺便静静心。

春日曲



东风衔得满城春,花枝二度红。

彤云缀妆奁,眉间远山三分黛。

湖光碧,山色青,罗衣茜,披帛绛

小雀也闹,时时红尘客,长街相饮又相醉

棠梨雪,山樱雾,檀郎俊,萧娘俏

新茶慢醅,攘攘天下友,林涧对弈复对诗

大美人世今我去

花甲加身,心字渐霜

别友于桃园

卧于幽篁,眠于仲春

大美人世今我去


关山已远,念长安,何时旧人还

江雪互映,远山含翠,故色不改,恍惚友朋径自谪仙而去,独余垂梦亭中六十载而不得归。

思初春繁花盛景,少年客京华,满楼红袖招,锦衣着,白马策,自认高朋满座,以流觞曲水招雅客,似风华绝代不过如此。

嗟乎,流沙一指,西风啸,万骑卷土临城下。好儿郎志在家国!幸哉哀哉?拜把列位豪将军,身跻万户侯,却大是空有名而无人承。

风波定,生死难共,遂卸甲,日日春日满园红花青柳下醉病酒,大梦一发,方知情重天地,可再无那几十子弟作伴。

复三年,一童子随父上山采药,见一残舟横江岸,岸边花开如雾,舟中只余白袍一袭,酒壶一尊,古剑一把,似仙人侠客曾暂居凡俗,而归于烈烈风中不得再见。

1/9